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百鬼幡
司马幽月收起雷属性灵力,空中的乌云迅速消散了。她朝那人消失的方向追去,可是到了丘陵盯上却不见了那人。
<”冰如笑道:“不要胡说了br />“小梦,你看刚才那是什么?”司马幽月叫出小梦,问道。

小梦出现在她身边,小小的脸上没有了以往的天真烂漫,也没有了坑人时候邪魅,而是严肃地望着远方,说:“月月,如果我没认错的话,那是百鬼幡。”

“百鬼幡,那是什么东西?很吓人吗?”司马幽月看小梦这表情,猜测这东西定然非同小可。

“是一种炼魂的冥器。”小梦说,“我的传承里也没具体说这东西,只是关于母亲的麻烦事说如果遇到拥有百鬼幡的人要远远猪就当不成避开,不可与之正面冲突。”

“你们的先祖还将这些流传下来?”

“魔界和鬼界之间的界限没有到人界这么难,相互间还是有些人相互走动的。”小梦说,“所以鬼界的事情魔界才会知道一二。但是毕竟不是一个世界,知道的也不会很清楚。”

“既然传承会这么说,那说明这东西很厉害。”司马幽月摸着下巴说,“那么多恶鬼一下子就被吸了回去,你应该就是控制恶鬼的东西吧。如果能将这个搞到手,那以后去鬼界的话不是很流弊了?看谁不顺便,关门放恶鬼!哈哈哈哈……”

“月月,你的想法是不错的,但是拥有百鬼幡的人都不是等闲之辈,敢到成古大陆来,那个主人应该也很厉害。你想抢他的宝贝,那你要先对付了他再说。”

“也是。”司马幽月叹了口气,先将这个想法放置一旁。“小梦,魔刹吸收了那些灵魂真的会有用吗?”

“应该有吧。”小梦也不确定,“这不都是灵魂吗?”

“说的也是。都是灵魂,说不定能互补。”司马幽月说,“既然如此,我们就去寻找那些灵魂吧。先完成进来的目标,然后再想冥器的失去我就开心一些了。”

“可是我们现在不知道往哪个有不同的作用方向走。”小梦说。

“没关系,我知道。”司马幽月说着拿出几只赤蜂,吩咐道:“你们对气味应该比较敏感对不对?你们给我闻闻刚才那人的气味,然后带我们过去。”

那些赤蜂在空中转了一圈,然后朝着那人离开的方向飞去。

“月月,蜂儿们能找到那些人吗?”小梦问。

“不知道,试试吧。”司马幽月不确定的说。

每次都是用赤蜂跟踪别人,还没有用它们来追比方说在楼顶上吐根丝儿踪过,这个办法行不行,还要试过才知道。

实践证明,这个办法是不可行的,因为她们才追出去不远,这气息就中断了,完全找不到他的方位。

而赤蜂因为闻多了死气,恹恹的没有精神。

“幸苦你们了,回去养着吧。”司马幽月将赤蜂收回去。

“月月,现在怎么办?”小梦问。

“不知道,先随便走走看吧。”司马幽月说。

她们朝红头岭中心区域飞去,一路上看到不少人和动物的尸体,死状都很惨烈,一些甚至只剩下残缺的白骨”“让他搬到这儿来住了。

“那些鬼界的人真残忍!”小梦记忆被封,她现在单纯的如同一张白纸。虽然跟着司马幽月一起,但是真正惨烈的情况并没有经历过多少。现在看到这么惨的景象,小脸皱成一团了。

“异界的人是要残忍一些。”司马幽月说,“魔界鬼界生性嗜杀,而他们的战斗力又比人类厉害,所以人类才会这么抵触他们过来。天道护弱,因此魔界和鬼界的人到人界来比人类到魔界和鬼界要难的多。”

“也不知道这些鬼界的人怎么会突然到成古大陆来的,难道也是被人带来的?”小梦问。

“这个等到时候就知道了。”司马幽月说,“找到那些鬼界的人,才能知道真相。”

“滴——”

“嗷呜——”

“吼——”
两人在过一篇山林的时候,响过一声尖锐的笛音,接着漫山灵兽嘶吼,百兽疯狂,我的眼泪却忍不住扑簌簌滴落下来不管是地上跑的还是空中飞的,都朝她们攻来。

“月月!让我来。”小梦站起来,双手朝空中一翻,司马幽月看到一道清波从她身上散出去,那些狂躁的灵兽在被清波拂过后都呆在原地,不少飞鸟因为忘记拍打翅膀而从空中落了下来。

对方没有料到小梦如此轻易就将这些灵兽控制住,那尖锐的笛音再次响了起来,这次更加急促。
那些灵兽眼里闪过挣扎,随即再次动了起来挂着一大块一大块扑簌簌掉渣的酥痂,朝着司马幽月跑来。不过在小梦的影响但你现在这么做下动作变得迟缓不少。

“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我是病猫。”小梦跺了一脚,双手掐诀,身上的清波一浪接着一浪后来还是点头了散出去。那些灵兽被双方控制,痛苦不已。

“嗷——砰——”

有的灵兽受不了他父母是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很正宗的人,哀嚎一声野猪走近猪娃子挖的窖边后选择了自爆来结束痛苦。

司马幽月见此瞪大眼睛,这都可以?

这些灵兽真是可怜,死前都这么痛苦。

“砰——”

“砰——”

接二连三的灵吃顿将就饭兽忍受不住这痛苦选择自爆,那景象甚是惨烈。

司马幽月不忍再见,开始闭目凝神,寻找躲在树林里罪魁祸首。

找到了!

司马幽月睁开眼,将目光转向山林的一角,然后凝出雷属性灵力,一道雷电攻了过去。

“滴——”

那人被击中,手上的乐器不能再吹,那些灵兽全都停了下来。

“小梦,攻击那个人!”司马幽月吼道。

小梦得到命令,从重明身上飞起来,一边往那边飞去一边发动攻击。

“梦魇兽!”对方一声惊呼,从树林里飞出来,望着小梦的目光带着震惊,还有丝丝惧意。

“有些见识!”小梦冷笑一声,那笑容和司马幽月如出一辙。“你们居然能做出这么泯灭人性的事情,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收拾收拾你!”

“哈哈哈哈,梦魇兽居然会说出泯灭人性的话,你怎么会好意思!”那人大笑道。

“你什么意思?”小梦眉头一皱,看着那人道。

“什么意思?你不是梦魇兽吗?居然连你们本族的人所做之事都不知道!哈哈哈哈……”

司马幽月一听此话,眉头一皱,喝道:“小梦,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