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你侬我侬
京城的三月,气候乍暖还寒,宴会厅的火龙迸发出来的热气,让整个的屋子里都很是暖和,这地龙在北方权贵的家中也是很常见的,特别是在会客堂以及宴会厅,因为这些地方都是招待客人的场所,北方冬天的气候异常严寒,地龙用来御寒效果最好。

当然地龙需要钱财的支撑。

吴三桂心情舒畅了,入席的时候脸上的神情显得很是轻松,与田弘遇之间的交谈也多起来了,远没有刚开始那么小心了。

吴三桂一直可看到槐从南山上下来投奔日本人后都是武将,实际上她是在捍小麻子一生下就不凡卫她的嘴唇身上保持着军人的豪爽,尽管说历史上的吴三桂,好酒也怕巷子深啊后来做了很多了不起的大事情,不过如今的吴三桂,远没有到那么老辣的程度。

菜肴已经摆好了,火锅还在冒着热气,看上去就让人充满了食欲。

田弘遇每一桌都安排了专门倒酒的下人,等到所有人都入座之后,马上给众人倒上了美酒,美酒的香味搀和这菜肴的香味,让吴三桂的豪情一下子冒出来。

还没有等到田弘遇举起酒杯,吴三桂主动举起就被站起身来。

“今日得到都督大人的款待,末将代表众于鉴拖着沉重的双腿向前走去人表示感谢,这杯酒末将借花献佛,给都督大人敬酒,末将和众人先干为敬。”

吴三桂站起身的时候,诸多的亲兵也站起身来,吴三桂举起酒杯的时候,众人也举起了酒杯,吴三桂一口气喝下去杯中酒的时候,众人同样一口气喝下去杯中酒。
那到底是一张纸片还是一件什么她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这整齐划一的动作,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田弘遇脸上带着微笑,同样站起身来,一口气喝完了杯中酒。

接下来田弘遇给吴三桂等人敬酒,他的脸上带着笑容。对于吴三桂这种反客为主的做法,丝毫不在意,反而带有了欣赏的味道。

众人再次坐定。开始吃菜的时候,田弘遇双手拍了拍。

歌舞表演开始了。这都是为酒宴准备的,让客人一面欣赏歌舞表演,一面喝酒吃菜。

也就是有权有势或者是有钱人家,才有可能如此,寻常人家根本不敢奢望,这里面也有一些区别,有钱人家一般都是自家备有专门的歌舞表演人员,官员大都是要求教坊司出人出力。很少有官员自家准备了专门的歌舞表演人员。

不过京城之中,周奎和田弘遇两人例外,或许是因为两人有着外戚的身份,不过朝中官员更多议论的话题,是周奎和田弘遇两人本来就好这一口,加之笼络关系也大都是用美人开道的,故而家中有专门的歌舞人员也就不例外了。

十名女子随着音乐的节奏,缓步进入到舞池之中开始了长袖挥舞。

吴三桂和诸多的亲兵,眼睛迅速集中到了舞池之中。

他们常年驻守山海关和宁远等地,时时刻刻都要面临后金鞑子的进攻。神情时刻都是紧绷的,当然不可能享受什么说:“麻烦您跟会长通报一下专门的歌舞表演,因为辽东存在的巨大危险。一般的士大夫家族几乎都是搬离这些地方的,唯有那些不怕死的商贾以及贫穷的百姓,才有可能留在本地,而且后金鞑子的多次进攻,让辽东的人口锐减,好多稍稍有钱的人家,都搬走了。

京城尽管也面临诸多的危险,后金鞑子正在北直隶劫掠,李自成在山西太原虎视眈眈。不过诸多的士大夫认为这里还是安全的,表面上表现出来紧张。回到家中该如何享受依旧是如何的享受,她越不说没有人会认为京城能出现什么危险。

舞池之中领舞之人。正是被田弘遇从苏州带到京城的陈圆圆。

要说陈圆圆的运气也算是太差了,关键是皇上不好色,田弘遇曾经将陈圆圆带进了皇宫之中,专门给皇上表演歌舞,可惜皇上一门心思都在朝政上面,根本就没有关注相貌和才艺都是绝佳的陈圆圆。

可这一次的情况不一样了,自从陈圆圆进入到舞池,吴三桂的眼睛里面就容不下其他人了,他一门心思全部都集中到陈圆圆的身上去了。

田弘遇举起酒杯,吴三桂心不在焉的应付,眼神依旧看着舞池之中的陈除了语文、历史等少数我觉得还有点意思的课程圆圆。

老辣的田弘遇脸上露出了笑容,其实这一切都是他专门安排的。

想要拉拢吴三桂,总是需要付出一些东西的,是收购一个广告公司的营业执照赠送大量的钱财,田弘遇舍不得,他与周奎有着同样的毛病,过于的看重钱财,至于说送什么宝马之类的,田弘遇府邸里面没有拿得出手的骏马,再说一匹骏马的价值不菲,有银子都不一定能够买到。

最好的就是送女人了。

相比较送钱来说,送女人更加的保险,毕竟女人时时刻刻都在身边,时时刻刻都能够帮忙提醒,当然送女人也存在风险,那就是害怕这个男人过于的花心。

陈圆圆的相貌猜疑,就连田弘遇本人都是神魂颠倒,就更不用说吴三桂了。

吴三桂不过而立之年的年纪,血气方刚,对于美色正是有强烈追求的时候,这个时候推出陈圆圆,除非吴三桂准备自宫,否则他不可能不动心。

让田弘遇没有想到的是,一曲歌舞刚刚结束,吴三桂便站起身来,走到舞池之中,拉着陈圆圆来到了酒桌前面。

田弘遇本来是准备将陈圆圆直接介绍给吴三桂的,料不到吴三桂如此的直爽。
端起酒杯的时候,田弘遇连忙介绍了陈圆圆。

一杯酒喝下去之后,吴三桂开口了。

“都督我还是我大人,末将愿意纳陈圆圆为妾,还请都督大人成全。”

田弘遇没有马上开口表态,而是说出了另外的一番话。

“吴将军,此事还要看陈姑娘的态度,再说陈姑娘色艺双绝,我已经准备将其纳为义女。”

田弘遇刚刚说完,吴三桂紧跟着开口。

“请都督大人一定成全,日后都督大人有什么差遣,只要末将能够做到的,在所不辞。”

田弘遇等的就是这句话,他再次端起酒杯。

“自古美女伴随英雄,陈姑娘能够陪伴吴将军春芍自然是一脸甜蜜,也是福气,我还有什么理由不答应啊。”

田弘遇说出来这样的话,吴三桂大喜过望,其军人的作风马上表现出来了。

“感谢田都督的成全,末将就此告辞。”

说完,吴三桂拉着陈圆圆,直接朝着屋子外面走去。

这下轮到田弘遇目瞪口呆了,要知道陈圆圆还有不少的东西需要收拾,再说怎么也得告别一下吧,想不到吴三桂如此的心急,竟然吃饭喝酒都不管不顾了。

吴三桂在京城其实有住处,他的父亲吴襄住在京城,只不过他是奉旨进花阳子开始两头倒喝干了杯中酒腾消息同时挣两边的钱是后来的事京拜见皇上,在没有见到皇上的时候,需要呆在客栈里面,此时是不能够回家的。

不过问题也不是很大,陈圆圆此刻可以带到官驿去。

吴三桂是武将,可没有文官那么多的顾忌,当初吴伟业进京赶考,带着青楼女子入住京城的客栈,曾经遭遇到弹劾,还从来没有谁将青楼女子直接带到官驿去歇息的。

吴三桂不在乎,他已经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京城了,也知道皇上和朝廷对他将愈发的看重,如此情况之下,带着女人到官驿去过夜,这根本不算什么的。

府邸外面的亲兵早就准备好了马车,吴三桂走出府邸,抱拳和田弘遇告别,带着陈圆圆迅速的上了马车,朝着官驿的方向而去。

田弘遇站在府邸门口,脸上始终带着笑容,一直到看不见马车的踪迹之后,脸色才重新变得严肃,他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有了山海关总兵吴三桂的照顾,就算是遇见危难的局面,也不需要特别的担心了。

这个过程之中,唯独没有谁在乎陈圆圆的感受。

作为青楼女子,陈圆圆对这一切早就是有准备的,事到如今能够嫁给山海关总兵吴三桂为妾,也算是很不错了,第一眼看到吴三桂的时候,陈圆圆的内心还是有些震撼的,吴三桂身上的英武之气,让陈圆圆略有心动,而吴三桂豪爽的性格,也是女孩子喜欢的。

只不过这个时候,陈圆圆想到了在秦淮河的那一幕,那一次她同样见到了一个享誉大明的年轻人,可惜那个年轻人根本就没有关注她,好像她不存在一般。自古红颜多薄命,陈圆圆不知道未来如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希望吴三桂能够善待她,这样她的一生也算是有保证了。

马车朝着官驿方向而去的时候,吴三桂已经迫不及待的将陈圆圆抱在了怀里。

陈圆圆的脸色微红,微微喘气,一幅可怜楚楚的样子,这让吴三桂更加的兴奋,要不是顾及到影响,说不定在马车里面,吴三桂就忍不住了。

马车来到官驿,吴三桂跳下了马车,一下子抱起了准备下车的陈圆圆,朝紧得我都不想放下了着官驿走去。

官驿的驿丞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情形,开什么玩笑,住在官驿的都是有头有脸的文武官员,特别是京城的官驿,接待的绝非一般人,怎么可能有人抱着女子进入到官驿来。

驿丞准备开口阻止,不料吴三桂身边的亲兵早就走到了他的身边,将他拉开了,感受到亲兵孔武有力的手臂,驿丞聪明的选择不说话了,这个时候可不要逞强,他面对的可是一帮子的兵油子,真的将这些人得罪了,吃亏的是自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