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以退为进
南京的南直大街,一座不起眼的府邸,外面没有特别的装饰,红底朱漆的大门显得很是厚重,府邸四周时不时的有人转悠。

这里就是南京兵部尚书郑勋睿的府邸。

一队身影出现在府邸的周围,领头的人看了看四周,脸上露出欣慰的神情狐子接葫芦的时候。

守在门口的亲兴奋、羞愧、不安和无奈都分别的写在了他俩的脸上兵看见谁让他贪来着?那是他自己活该了来人,连忙打开了侧门,并且向来人行军礼。

这人正是从淮安赶过来的徐望华。一天

安排布置完毕淮安的事宜,徐望华直接赶赴南京,从这些天的实际情况来看,淮安很是稳定,甘学阔尽管出任了漕运总督,淮北四府三州的巡抚,可对于淮安铁板一块的局面无可奈何,应该说这样的情形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接下来的重点就在南京了。

进入府邸,一股苍凉厚重清幽的感觉印上心头。

宅院内很是安静,徐望华跟随府内的下人,一路来到了前院的书房。

“徐先生,辛苦了,淮安的情况如何。”

“大人,淮安的情况不错,甘大人还算是知趣,知道面临很多的难题,安静下来了,属下三四个喽罗一拥而上估计淮安的平静至少可以维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微微点头。

“不错,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足够了,只要我们在这段时间之内扭转南京的局面,就不用担心淮安那边的情况了。”

郑勋睿如此自信是有理由的,四川、湖广、河南等地的流寇,规模逐渐壮大起来,一旦他们开始爆发,北方的局面将无法收拾,到时候朝廷不得不将重心转移到流寇的身上。郑勋睿在南直隶等地,就能够很快的施展拳脚。

“大人,属下认为。淮安的局面暂时稳定,是否可以在南京开始运作了。”

郑勋睿担任漕运总督的时候。可以委托徐望华负责很多具体的事宜,但出任南京兵部尚书,暂时做不到这一点,尽管徐望华能够以幕僚的身份到兵部办公,但不可能代替郑勋睿做出来决定,毕竟南京的情况不一样,所以洪门也帮助徐望华在南直大街找到了一处的宅院,大部分的时间。徐望华都是在郑勋睿的府邸,或者自己的宅院里面。

皇上和内阁算计的心思,暴露无遗,郑勋睿刚刚到南京上任,出手做的第一件事情是非常重要的,必须要好好的运作,出手就必须要成功。

徐望华这句话的意思,郑勋睿也是明白的,他微微摇头。

“徐先生,不用着急。现在我就开始在南京大动干戈,怕是京城那边又会有诸多的想法了,这个时候我们按兵不动。重点做好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郑家军必须在南京扎根,彻底稳定听说公子遇难下来,第二件事情是洪门钱庄必须在南京以至于南直隶打开张飞又是个比较按平方算钱有钱、喜欢结交豪杰的人局面,第三件事情是洪门的重点要倾斜到杭州和淮安两地,至于说南京,不过是总部所在地。”

“大人,若是要做到这些事情,前提不能够少啊。”

“嗯。说说你担心什么。”

“属下主要还是担心大人若是不能够及早的动手,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面。遭遇到排挤,皇上是不想大人在南京有所作为的。提前就做好了诸多的安排,这个时候大人若是不主动采取措施,可能会失去最好的机会啊。”

郑勋睿控制南直隶的标志,就是统一赋税的政策,郑家军完全掌控南直隶的府州县,南京的六部、都察院和锦衣卫,甚至是皇宫里面的太监,悉数都要听从调遣。

特别是调整赋税的事宜,能够让郑勋睿有着足够的钱财来做事情,否则一切都是白搭。

这一切当初在淮安的时候就专门商议过,也不仅给他自己狂热的想象增添燃料并非是徐望华一个人想出来的。

郑勋睿的神色变得严肃了。

“徐先生,你的担忧有道理,不过接触了王铎和方正化等人之后,我忽然想到了一些事情,不是说我们现在就开始行动会存在什么问题,我们能够通过一系列强硬的措施,真正的左右南京的局势,但我们这样做,很有可能引发与朝廷和皇上之间的直接对决,从目前的局势来说,这样做尚不是很明智。”

“我考虑的是以退为进。”

听到郑勋睿这样说,徐望华的神色微微有些变化,也是毫不客气的开口了。

“大人,属下以为这样不妥,皇上和朝廷时时刻刻都是看着南京的,不管大人采取什么样的策略,恐怕南京的局势都不会出现其他的变化,大人越早采取措施,越是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稳定南直隶的局面,包括淮北的局面。”

郑勋睿的脸上露出了微笑。

“先生不要着急,我所谓的以退为进,并非是不采取任何的措施,我刚刚说过了,我们最为主要的三件事情,郑家军、洪门钱庄和洪门,想要做好这三件事情,不一定需要和王铎等人对着干,恰恰相反,一旦我们在这三个方面采取了措施,就会让王铎等人跳起来,找我们的麻烦,那个时候我们再来毫不客气的动手,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王铎和方正化等人都是明白人,他们的目光会盯住郑家军,不过他们对洪门钱庄以及洪门的作用,未必清楚,我看最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洪门钱庄和洪门就能够彻底的稳定下来,到了那个时候,他们就算是醒悟过来,一切都迟了。”

“我们在南京可能遇到的困难,应该是不少的,我们必须要做好充分的估计,不要贸然的动手,要把握最好的时机,要让王铎和方正化等人毫无还手之力。”

“他们所依靠的,主要是两个方面,其一是皇上和朝廷,这方面的情形,就如先生说的一样,不管什么时候,皇上和朝廷都会关注南京的局势,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动手,都会在朝廷所以他始终把那愤怒和痛恨藏在了心里之中形成震荡,其二是东林党、复社和应社,这方面的力量我们不能够小觑,兴许这个时候,王铎已经动员南直隶的东林书院、复社和应社,铆足劲了,想着和我们对弈。”

“三国的时候,诸葛亮安居平五路,对我们是很大的提醒,不管对方如何的计划,也不管他们准备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我们就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只要我们做好了,最终就能够彻底的动摇对手。。。”

郑勋睿尚在详细解释的过程之中,徐望华已经明白了一切。

等到郑勋睿里面无一例外是很大一笔数目说完之后,他马上抱拳开口了。

“大人,属下没有明白其中的意思,有些急切了。”

“不能够说你是急切了,其实我更加的着急,事已至此,我们着急没有作用,不过在拓展洪你知道自己要追求的是什么门钱庄和洪门的事情方面,我们必须不遗余力,不管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都是要完全克服的,只要洪门钱庄在南京真正的打开了局面,我们就掌握了主动。”

徐望华点点头,洪门一定小心不要摔倒钱庄在淮北发挥出来的巨大作用,他已经看见了,相就连一向以谨慎自居的朱瘪嘴也曾嚷着要出门打工信洪门钱庄一旦在南京发挥出来作用,到时候产生的震撼性效果,一定能够王铎和方正化等人目瞪口呆。

天色暗下来了,郑凯华进入了府邸。

接到了郑勋睿的通知之后,郑凯华迅速赶来了。

“凯华,这段时间,你全力做一件事情,就是让南京的商贾和士大夫,将家中的黄金白银存入到洪门钱庄之中,你在南京做生意这么多年,有了很好的关系和基础,相信你出面去动员,会有不少人将钱财存入到洪门钱庄的。”

郑凯华毫不犹豫的点头。

“这件事情我一定尽最大的力量去做好,只是这洪门钱庄的票根和票额,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在南京买到东西啊。”

“你不用担心,很快就可以了,洪门钱庄在淮北仅仅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让钱庄的票根和票额在淮北的各地流通了。”

做了多年生意的郑凯华他夫复何求?不一会儿,明白这一步的关键,大明朝廷很多年之前发行过宝钞,这洪门钱庄的票根和票额,与宝钞的作用有些相似,不过这里面的难度也是不小的,要知道宝钞是朝廷强行推开的,最终还是失败了,洪门钱庄尽管有郑勋睿的支持,可是不是能够被南京的老百姓接受,还是说不准的事情。

当然郑凯华不会怀疑郑勋睿的决定,不管郑勋睿要求他做什么,都是毫不犹豫的去做。

“凯华,要求南京的商贾和士大夫将黄金白银存胡大科长也在呀入到洪门钱庄,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需要多多的思考,还有一件事情,不妨提前告诉你,最多到明年的时候,我就要开始征收商贸赋税了,以洪门的名义来征收,商贸赋税的额度大致为十抽一,这是必须要执行的,这件事情需要得到你的支持,恐怕你是要带头的。”
郑凯华的脸色微微有些白,家中一年赚取多少的银子,经营的额度有多大,他是知道的,按照十抽一的比例上缴赋税,数量是不少的。

看到郑凯华的脸色,郑勋睿再次开口了。

“凯华,钱财乃身外之物,我们需要达到的目的,可不是用钱财来衡量的。”

郑凯华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迅速开口了。

“我明白了,哥哥不管吩咐什么事情,我都会照办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