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坚持就是胜利
崇祯八年,正月初六,荥阳州城被流寇攻破,流寇占领了城池。

罗汝才、老回回、张献忠和李自成等流寇的首领,在众人的簇拥之下进入了州城,进入了州衙,进攻是正月初五开始的,仅仅一天的时间,就拿下了。

罗汝才等人可不在乎是不是过年。

正月初六当天,被誉为荥阳大会的聚会在州衙正式拉开帷幕。

这一次的大联合,十三个流寇的首领,涝天吸水干地商议的就是两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是推举曹操罗汝才为流寇的最高首领,第二件事情就是商议联合之后应该如何作战,如何壮大自身的实力。

大会只是一种形式,联合之后如何作战的事宜,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等人早就商议过了,由李自成出面提出来,具体官宦世家的作战部署就是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朝着东南方向发展,革里眼、左金王从南面出击,迎战四四川、湖广的官军,横天王、混十万西面出击,迎战陕西方面的官军,我一直对你还是相当迁就和宽容射塌天、过天星从北面出击,迎战山西方面的官军,老回回、改世王、九条龙、顺天王等人往来策应。

应该说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的力量是最为强大的,他们联合起来之后,兵力接近二十万,朝着东南方向发展,表面上看是迎战山东的官军,其实不然,他们是准备开拓新的路线,试试看能不能朝着南方发展,若是能够在南方开拓出来一片的天地,那今后的发展空间将无限的扩大。

其余的四路流寇,说到底都是协助二赖头也走得快罗汝才这一路。

正月初七,流寇划分出来的五路大军,就开始行动了。

郑勋睿猜测不错,洪承畴尚在大同,根本就没有出关,尽管说接到了皇上的圣旨,可接近年关,洪承畴考虑到方方面面的原因,并未行动,给各路大军也就写去了信函,因为思索尚不成熟,故而也就是原则性的说了说,并未进行后续的安排部署。

在洪承畴看来,大规模剿灭流寇的战斗,至少在正月以后才会展开的。

其他的几路大军,接到信函之后,明白洪承畴的意思,也就暂时停止作战,安心过年,唯有延绥巡抚郑勋睿果况且断采取了行动,率领大军出击。

也就是说流寇在荥阳大联合的时候,唯有郑勋睿率领的三万大军,做好了一切战斗准备。

正月初七,也就是流寇结束了在荥阳的聚会,开始分兵行动的时候,郑勋睿得知了洪承畴尚在大同并未行动的消息。

郑勋睿脸色铁青,他知道洪恍然若梦承畴骨子里看不起流寇,认为流寇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大军出动之时,就是流寇灰飞烟灭的时候。

郑勋睿感觉到悲哀,恐怕就是因为这样的自信,以及对流寇没由来的怜悯,导致大明最终轰然倒在流寇的手中,等到洪承畴等人回过神来,他们已经打不过流寇了。

省府州县的春假是腊月二十到正月二十,这段时间官吏都是歇息的,流寇拿下了荥阳,实行大联合的奏折,能够很快送到京城,毕竟这是紧急奏折,无人敢耽误时间,可是从京城出来的圣旨,就说不怪了巴叽的一股味道定了,抵达大同的速度不可能很快,接下来五省总督洪承畴开始筹备,率领大军进她把我的胳膊抓得愈加紧些入河南剿灭流寇,至少在二月份,等到那个时候,黄花菜都凉了。

这个残酷的现实,让郑勋睿明白了,从正月到二月,他麾下的三万大军,得不到任何的支援,必须单独和流寇作战。

这个残酷的现实,让郑勋睿更是下定决心,按照预先的设想战斗,在最大程度上保全自身的实力,给与流寇最为沉重的打击。
腊月二十五就到了新蔡县,为了不暴露行踪,大军全部在山坳安营扎寨,中军一万五千人,大年三十的时候都在急行军,天黑之后才抵达山坳,崇祯八年的春节,对于郑勋睿和三万将士来说,是名副其实的革命化的春节。

郑勋睿没有任何的特殊,和所有人都是一样,备战的过程之中是不准饮酒的,这是郑家军的军规胡松和区卓已经把一切收拾停当,这个春节,三万将士无人饮酒,为了避免造成太多的烟雾,引发外界的怀疑,做饭的速度都是非常迅速的。

罗汝才、张献忠和李自成麾下的二十万大军,行军速度非常快,快的郑勋睿都感觉到吃惊了,先头部队两万人,正月我记得初七从荥阳出发,正月初九就进入了汝宁府境内。

这两万人,全部都是骑兵。

尽管知道罗汝才等人的力量很是强大,可他们的行军速度,还是让郑勋睿吃惊。

斥候源源不断送来情报的时候,徐望华和刘泽清等人,不会提出任何的建议,他们惊诧郑勋睿精准的预计,简直就是拿准了流寇的脉搏,所以大军下一步的行动,他们不会多嘴,不会建议,一切听从郑勋睿的安排。
正月初十,流寇的先头部队包围了固始县,仅仅半天的时间,就拿下了固始县城,在县城劫掠之后,大军没有在固始县城停留,迅速进入到凤阳府境内。

罗汝才等人的行动能够如此的迅速,与朝廷迟钝的反应和洪承畴的轻敌是分不开的,没有谁会想到罗汝才等人会率领大军进入凤阳府,这个时候,各地官府都还在春假之中,根本就没有什么防御的力量,被流寇拿下城池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流寇行动迅速,接连取得胜利,劫掠了大量的钱粮,士气大振,朝着凤阳府飞奔而去,这个时候,他们的行动目标已经非常明确了,就是凤阳府城,能够拿下凤阳府城,意义非同一般,毕竟这里是大明朝的中都。

罗汝才等人的行动迅速,郑勋睿的行动更加的迅速。

正月初七,流寇从荥阳出发的时候,驻守新蔡多日的三万大军,全部开始急行军,朝着凤阳府境内而去,他们沿路没有停留,穿过了颍上,直插寿州而去。

正月初十,三万大军全部抵达寿州。

就在陶渊明夫妇与农夫、樵夫和钓翁环坐于舟上徐望华等人以为大军为固守寿州的时候,郑勋睿再次下达命令,大军朝着桂品三问的是那幅当年自号“虫沉迷那些神神道道的奇技玄术二”的方水天留下的墨宝凤阳府城的方向前凝滞在当地不知所之进,行军的速度不需要太快。

下达命令的同时,徐望华、郑锦宏、杨贺、刘泽清、洪欣涛、洪欣贵和洪欣瑜等人,悉数进入了中军帐。

郑勋睿的神情异常的严肃,开始下达命令。

“杨贺,率领斥候沿路展开侦查,在寿州和凤阳府城之间,找到最佳的设伏地点,给你两天的时间,必须方子衿问他是什么行动完成任务。”

“洪欣涛,寿州到凤阳府城之间,定是有百姓来往的,不能够让他们发现大军的行踪,大军设伏的计划,绝不像你们老佟对不能够泄漏出去,否则功亏一篑,我不管你们采取什么办法,必须守住这个秘密。”

“郑锦宏,大战在即,后勤供给方面要绝对保证,饿着肚子是不能够打胜在营院里散步仗的,大战开始之前,必须让所有将士吃上热乎乎的饭菜,郑凯华运送的粮草,已经抵达定远县,派出人和他取得联系,告诉他随时做好准备,大军的粮草已经不多,一旦缺粮,他必须将粮草运送过来,这一切都靠郑家的护院,大军不可能抽出军士来。”

“洪欣贵,你负责联络各方面,有任何的情况,随时禀报,不得有丝毫的耽误。”

“徐望华,刘泽清,你们跟随在我的身边,和大军一起行动,从此刻开始,前军和中军合二为一,不再分开,统一行动,保持兵力上面的优势,刘泽清,你负责大军的行军秩序,我们必须在两日之内,确定出来如何打好这一次的伏击战,我不想赶鸭子,我需要的是包饺子,让流寇有来无回,就算是他们长着飞毛腿,能够飞到天上去,我们也要把他打下来。”

郑勋睿一拳打在了桌上,沉闷的响声,让所有人的神情都变得严肃。

紧张然后的气氛开始蔓延,谁都知道,流寇有二十万大军,先头部队两万骑兵,是他们的精锐,郑家军和榆林边军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击溃这两万骑兵,绝不能够让后面的十多万大军增援,若是流寇两路大军会和了,这一场战斗的结局,就说不清楚了。

这是一场赌命的战斗,郑勋睿已经孤注一掷了,尽管说前面所有的预测都是准确的,可流寇的力量过于的强大,三万将士独立应对这样的局势,不能够出现任何的失误。

郑勋睿的要求是明确的,那就是彻底歼灭这两万大军,郑家军和榆林边军有两天的时间,流寇的先头部队,与后续的大军,相隔两天的路程,战斗必须在两天之内结束,准确的说,三万大军只有一天的时间,战斗结束之后,还要有打扫战场和继续准备下一场战斗的时间。

只要能够打垮和剿灭流寇的两万先头部队,后面的大军就不在话下了,尽管有十多万人,可这些人的战斗力不是很强,一旦遭遇到痛击,很快就会出现溃败的局面。

所以至关重要的战斗,就是这一场的伏击战,能够完胜,后面的胜利接踵而至,若是处于焦灼的状态,三万大军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