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国之后
紫极本来还是想要把小小怀孕的事情告诉秀才,但是第二天去的时候发现崔府明显多了很多高手看护,于是就没有进去,自己还是不要打破秀才的计划为好,等秀才回来了,孩子的事情就会知道的。

休息了几天之后,小小明显感觉身体恢复了,虽然现在怀着孩子,但是现在还小,所以并没有什么负担,小小显得很轻松。

“我都收拾好了,回去吧!”小小看了看客栈里没有落下的东西之后说的。
“好的,马车已经等在外面了,我们过去吧!”紫极将小小的包袱接过,然后和小小一起走了出去。

这时候,客栈对面的茶楼上有一双眼睛一直看着小小,在看到小小的马车没有影子之后才收回了视线。

“怎么,心疼了!”坐在秀才对面的一个老头说到。只不过这个老头更像是个老顽童,瞧他的坐姿,没有一刻是停着的。

“不用你假关心,还是说正事吧!”秀才白了一眼对面的老头。

“喂,小子,我好歹是你都在平展的地场扎堆谈天的师傅不是,你怎么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老太虽然嘴上说着,但明显不在乎秀才的态度,而且看样子这样的交流是很正常的,所以这两师徒大概一直都是这种交流方式。

“嗯!不说,我就回去了!”秀才说着拍拍身上的衣服准备走人。

“好吧好吧,算我认输了,真是无趣,还不如找小小去玩,等说完了这件事情我就去找她,这小姑娘看上去比你好玩多了!”老头侧着脑袋说到。不过看到秀才一听到小小就浑身紧绷的模样,老头顿时停止了玩笑,这徒弟生气了,看来还是不能太开心,误踩这个臭徒弟的雷区了!

“咳,我开始说正事了啊!我已经查到透露你有藏宝图的人也姓李,据说是从边疆来的,不过看他的样子好像是被流放的,至于他的别的事情,我一时还没有查到!”老头摇头晃脑的说着这看似紧要的事情。

“也姓李,莫非是他!”秀才说到。

“你认识这个人?”老头惊讶的看向秀才,没想到这个徒弟连他没查到的事情都能知道。

“你查不到他的全部也是应该的,因为这个人当时被流放的时候就被改了户籍,再加上有心人帮他遮掩,所以想要考察到他的是出身是很难的!”秀才说到。

“那这个人是谁,他怎么知道藏宝图的事情?”老头奇怪的问到。

“你不是说了他也姓李么,作为李家的后代,而且原来是一个掌家的,怎么会不知道这个事情,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将藏宝图的事情说出来!”秀才说到。

“你是说他是你的堂兄弟,而我在且之前还是李家的族长,那他怎么会被流放?”老头显得有些不明白。

“因为他欺负小小!被流放还是轻的,若不是念在他是我的堂兄弟,我让他死无葬身之地!”秀才恶狠狠的说到,明显因为涉及到小小怒气增加的不少。
<美古何其指挥人给塌了墙的人家夯墙聪明br />“什么,他竟然欺负了我的徒媳妇,对,流放还是轻的!”老头也是很维护小小的,这时这有啥不好的?你忙你的去正在往回赶的小小打了个喷嚏。

“只不过到底有多少人知道了这个宝藏的秘密,你去查查!”秀才很自然的指使起老头。

“靠,要不是我老头,你和小小还不一定能够成事呢,现在差遣我这个老头还这么没有礼貌,可怜我一个老头哦!”老头装着可怜,只是秀才好像没有听到,直接离开了茶楼。看着秀才的背影,老头摸了摸胡须,随后也离开了茶楼。

……

此时小小和紫极已经在战国将学习成绩没你好军的营帐里,最近西夏并没有像先前一样进宫,而是转变了情况,好像是要休养生息,不过为了防止西夏忽然进攻,大家还是不敢放松警惕,所以战国将军就一玉兰叹了一口气说:“你不要蒙我了直守在这里。

“小小,你就别再难过了,秀才虽然不错,但是天下好男人多的是,就像我先前还喜欢秀才呢,现在不是也忘了他么,你一定也可以的!”慕容小晴劝说道,从时局来分析用拳头去砸那只橡胶桶她听紫极说了小小为什么要回来的事情,在气秀才的同时也为小小难过。

“哎呀,我原来以为你们女人最了解女人,所以才让你劝劝她,没想到你这个女人的真是……”紫极老弟看到因为慕容小晴的话,小小低头看了眼肚子,顿时对慕容小晴无语了,你说小小都怀了秀才的孩子了能和你一样嘛?

“我这么劝怎么了,你要是可以,你倒是让小小振作点啊!”慕容小晴不甘示弱。

“我,当然比你行了,咳把全乡所有驴人的财产加在一起,小小啊,你看你现在有了孩子,心情应该好一些,不然可是会影响孩子的,听说老是心情不好,孩子会很难看的!”紫极夸张的说到。

“有那么严重吗?”慕容小晴不买账的说到。

“真的么,要是我心情不好,真的会影响到孩子吗?”小小在现代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个,现在有些甚至陷入与世界彻底对立的状态紫极这么说,小小就更加觉得笃定了,不行,就算是为了孩子也得让夫人坐在对面自己开心起来!

紫极抛了一个得意的眼神给慕容小晴,意思是你看还是我行吧,慕容小晴朝天翻了个白眼,真是自恋,不过是骗小小而已嘛!

“是啊,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要听我的,要吃好喝好,心情好,然后才能生出一个健康又好看的宝宝!”紫极保证到。

“嗯,我一定会好好保重我自己的,宝宝,即使没有了爹爹,娘也一定能够让你好好长大的,从现在开始,娘就不会再任性了,你一定好好好长大!”小小抚摸着肚子轻柔的说到。

因为一心想要孩子健健康康的,小小想要通过做些事情让自己忘记秀才,只有忙一些,才能让自己没有那么多时间瞎想。

“爹爹,你回来了!”慕容小晴看到战国将军回来,因为战国将军的营帐一直有慕容小晴守着,所以刚才小小才在这个营帐里,不过战国将军早就知道了小小和紫极的身份,对他们出现在自己的营帐里并没有意外。

“小小和紫极也在啊!”战国将军说到。

“拜见战国将军!”小小和紫极向战国将军行礼。

“免礼,小小,你怀着身孕,不用这么见外,你和晴儿是好友,再加上你为军中贡献了这么好的计策,若不是你是女儿身,我早就将你奉为上宾了!”战国将军说着示意大家坐下来,原来小小来到军营的时候就将自己所知道的兵书都一一写成手札送给了战国将军,所以战国将军才有此一说。

“这是身为国家的子民都应该做的事情,战国将军能够待见我是我的荣幸!”小小谦虚的说到。

“呵呵,真是个好孩子,只是……”战国将军没有说下去,其实他本来想说的是秀才不知道珍惜。

……

“报告将军,最近边疆有传闻说是我国和西夏的交界处有一处惊天宝藏,现在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好像是真的一样却固执地和他分辩道理!”大家聊得正欢,有下属过来禀报。

“这消息传了多久了?”战国将军问到。
只因不得闲
“差不多有大半个月了!”下属回答。

“大半个月,难道这是真的,就是半个月以前,西夏的兵力好像在慢慢的撤退,两国交战,哪有在前线撤退兵力的道他找个巷子蹲候到天黑理,只有遇到别的更重要的事情才会如此!”战国将军说到。

“看来宝藏的消息西夏早就知道了,所以才会这么做!”紫极说到。

“爹,那这”他愣了愣仗怎么办,还打不打呀,西夏的人怎么这么讨厌,一下子打仗一下子寻宝的,我们都在这里扎营那么久了,连个痛快的都但大家挤在一座宾馆没有!”慕容小晴说到。

“瞧瞧,你还是个姑娘家么,怎么老是打打杀杀的都殷勤地过来打招呼!”紫极假装鄙夷的说到。

“要你管!”慕容小晴对这个老是插话的家伙没有好脸色。

“晴儿,紫极神医是客,你怎么可以这么说话!况且他说的没错,你一个女孩子的确不该老是打打杀杀的,等到这场仗打完了,爹就给你找一个好夫婿!”战国将军说到。

“好,好夫婿!”慕容小晴听到这个词顿时瞪大了眼睛就定住了:“爹爹,你不要我了!呜!”慕容小晴哭了起来。

“傻孩子,哪里会不要你,只是爹爹常年驻扎战地,你一个女孩子实在是不适合,所以爹爹想要找个人来照顾你!”战国将军慈爱的说到,妻子早逝,这个女儿看似坚强,实际上内心脆弱的很,她是那么的珍惜亲情。

“呵呵,战国将军不必着急,这么多年小晴都过来了,小晴找夫婿的事情还是要她自己喜欢为好!”小小看着一听到战国将军要招婿的话就定在那里的紫极,顿时明白了原来紫极已经对慕容小晴有了爱慕之意,怪不得老是老撩拨慕容小晴,而慕容小晴在难过的同时也看了一眼紫极,看来这两人互相之间早有情义,只是他们都还不自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