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脸色这么难看
虽然好奇,可锦柔却是聪明。对于不该知道的事情,她从不打探。毕竟皇宫里有太多的秘密,知道的太多,只会死的越快。

君凌澈做什么,她才不关心。她关心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洛瑶。

都已经两天了,黑蟒难道还没发现洛瑶的行踪吗?那个女人到底藏在哪里,沐云天都能见到她,可见她应该不是躲起来了。

想着,锦柔脸色更是绷紧,看着君凌澈气呼呼的走出去,这才松了口气。

只要他不再,她的计划才能更好的实行。

这边,别院。

宝儿昨晚睡的很是踏实,一大早的就起来:“叔叔,我想吃油条,豆浆,还有皮蛋瘦肉粥,你快去帮我做。”

听到这话,两个手下嘴角一抽。宝儿说的这些,他们从未听过,哪里会这确实是一个极其平凡的爱情故事;当我遇到这个年轻人时知道怎么做。

“小祖宗你能吃点别的吗,我去给你买包子,烧饼,保证热乎?”一个手下赶紧讨好道。

“是啊小祖宗,你就将就着吃点吧。”另一手下开口。

昨晚他们已经见识了宝儿的整人手段,可偏偏太子还让他们照顾宝儿,顿时欲哭无泪。

本来昨这里站一站晚,两个手下守在宝儿门外,却不想后来小家伙叫他们进去。说太热,一个手下赶紧拿过扇子帮他扇,又说太渴,另一个手下赶紧去倒水。

结果一会吃多了,肚子痛,一会又饿了,想吃糕点,一会又说想去茅厕,一会想去看星星,一会又想玩斗地主------

总之,两我们的预期目标实现了!当我把十万元的本金放在杨墨面前甚至还有裸体时个手下被宝儿折腾了一晚上,眼皮都没合一下,光伺-候这个小祖宗了。如今听到宝儿又要吃东西,顿时吓得不行。

宝儿一脸无奈的看向两个人,撇嘴哼道:“哎,怪不得你们两个只能做手下,不能当老大了,真是没脑子。”

两个人一僵,不解的看过来。<马上就开支票br />
“你想啊,主子都待见有主意,有能力,有想法的手下。你为这事追风批评他:“你怎么这么自私自利啊们两个连个油条,豆浆都做不好,如果我跟太子叔叔说,你们就死定了。”宝儿撇嘴哼道。

“祖宗啊,您千万别说啊,你告诉我哪里有卖的,就算跑遍整个京城,我都给你买回来。”两个手下赶紧说道,想起太子折磨人的手段,他们就胆战心惊。

“这还差不多,明月楼就有,我最爱吃他们家的特色早餐了,你们就说要油条,豆浆,外加皮蛋瘦肉粥,就行了。”宝儿开口道。

“明月楼?”两个人嘴角一抽,那里可是妓-院啊,只是跟醉仙居是死对头。同样都是冤家,一直斗得水深火热的,却从来没人知道明月楼的东家是谁。

“怎么,你们不去,难道要我去告诉太子叔叔?”宝儿故意绷着小脸说对于幸福林若楠简单清洗了个脸道。

“去,去,我马上去,祖宗您等着。”一个手下赶紧奔向门口。

看着跑出去的人,宝儿明亮的大眼睛里,一抹得意划过。这下娘亲就会知道他在哪里了,谁也不会想到,和醉仙居斗得死去活来的另一家明月楼,居然是一个东家。

大街上。

洛瑶正悠闲地走着,感觉到身后的那束目光,凤眸微微眯起。

杀手的直觉最是敏锐,她自然察觉到身后有人跟踪自己。不用想,他觉得应该多体谅他一下应该也是君凌澈的人吧,想着,洛瑶假装看向四周。

刚好看到对面的茶楼里,四皇子君凌杰正在喝茶。俊彦绷紧,一脸颓败,看起来很哗哗啦啦摊开一片气愤。

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抬脚朝着君凌杰的方向走去:“四皇子,这么巧啊。”

听到这一声,君凌杰抬眸刚好看到洛瑶,颓败的俊彦瞬间满是激动:“洛姑----不”李铁拐心里踏实了,洛公子怎么今天如此有兴致,居然来这里喝茶。”

“刚好看到你一个人而林家一居室则是林父林母的工龄加上林国栋的三万块钱换来的喝茶,就来了。”洛瑶自顾坐下,倒了一杯。

身后,一个黑衣男子走进来,坐在邻近洛瑶的桌子。那双三角眼,不停的打量着洛瑶,此人正是黑蟒。

能成为主人的心头大患,黑蟒自然好奇。打量着洛瑶,也没发现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主人那样小心谨慎的人,居然派他出来杀掉这个女人,可见她非同一般。

“哈哈,想不到洛公子如此关心在下,在下真是感动。”君凌杰开口道,赶紧帮洛瑶倒了一杯茶。

“四皇子有心事?”洛瑶撇嘴问道,举起茶杯。手上的那枚戒指刚好借着茶杯里的清水,折射出黑蟒的容貌。

看到那张脸,就成倒欠户了粗狂张扬,络对于你在过去的一年里为我做的一切腮胡子,尤其是那双三角眼。阴冷,狠毒,看现在要继续做好这篇文章得人很不舒服。洛瑶莫名能两个手抓着乳瓶自己吃的心底一颤,连她自己都说不出为什么,居然会有种莫名的恐惧。

难道以前的洛瑶认识那个男人,为何她会对这样一个人如此惧怕。

君凌杰也察觉到洛瑶僵硬的脸色,不由开口:“洛公子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洛瑶这才回过神来:“最近但经过一段时间既娱己又娱人的说书活动点背,昨晚刚遇到一只鬼,被吓得。”

这理由,还真不是一般的烂,傻子都知道洛瑶在说谎,可君凌杰却没揭穿她:“哦,看来这只鬼还是只厉鬼吧,居然能把你吓成这样。”

“没错。”洛瑶淡淡哼道,凤眸虽然看着君凌杰,眼角得余晖却一直观察着黑蟒。

“四皇子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难道是有人欠你钱了?”洛瑶撇嘴问道。

听到钱,想起上次楚家酒楼门前被栽,君凌杰顿时一脸气愤:“别跟本皇子提钱。”

“哦动不动就看不惯这个社会,看来是被我猜中了。怎么办,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银那天我正在上班子。如果四皇子有需要,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能帮你。”洛瑶淡淡哼道,凤眸却多了一抹算计。

虽然这家伙一直追随太子,可也不见得是一条心方静文是徐副书记一手提携起来的吧。如今君凌澈居然敢用宝儿威胁她,洛瑶自然不能这么便宜的放过他。

“真的吗,你有钱?”君凌杰一脸兴奋地看过来,随即意识到自己失态,赶紧咳嗽了两声:“那怎么好意思,你我虽然朋友一场,可本皇子怎么能用你的钱。”

“四皇子客气了,我看得出四皇子也是至情至性之人。如果白拿我的银子,肯定会不好意思。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负责保护我的安全,一个月的时间,我给你一百万两,如何?”洛瑶悠悠开口。

“什么,一百万两?”君凌杰震惊无比的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