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危险气息
“师傅,师兄,你们怎么这么看着我?”她看着两人,伸手揉了他反复回味着“我已有所考虑”那句话揉眉心,感觉头还有点晕。

“你刚刚看到什么了?”魔老头好奇的问。

“看到一个骷髅头和一个美女。”司马幽月说,“对了,我刚才好像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你们看到了吗?”
“你看到了一个美女和一个骷髅下面摘录一段玉立培训中心第四期学员培训班的《情况反映》头?”两人面露惊色,被她这话吓得不轻。

“是啊,喏,就是这个上面的骷髅和美女。”她指了指扳指,却发现它已经变得和自己拇指一般大小。“咦,这东西变小了!”

“那是它认可你了。”魔老头解释说。

“是我刚刚经历的那些?”司马幽月也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看着手上的戒指,说:“怎么总觉得这个扳指不一般啊?”

“当然不一般了,这是神魔谷传人扳指。”巫凌宇说。

这扳指原本认可他的,但是却被他拿了下来,让魔老头抹去了对他的认可。

不过就算当初他得到认可了,也没司马幽月认可的时候发出的异象大。

刚刚这里血色漫天,如果不是魔老头结界隔绝,恐怕会传遍整个万兽山。

“传人的扳指……”司马幽月无语的看着魔老头,“师傅,你没拿错扳指吧?”

“你真当师傅我老糊涂了?”魔老头瞪着司马幽月。

“你要我做神魔谷的传人?”司马幽月诧异的看着魔老头。

“自然。”魔老头说,“这个不补偿怎么样?”

“不怎么样。”司马幽月不悦的说,“这东西可以还给你不?”

“你不想做神魔谷的传人?”

“不想。”司马幽月拒绝的很干脆。

“为什么?”魔老头脸黑,第一他就一个心思个弟子不愿意就算了,现在这个也不让她散散心乐意,说出去他得被人笑死。

“不喜欢。”司马幽月说。

“哈哈哈!”巫凌宇大笑,她的理由和自己居然是一样的,不愧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是的,他在分开的这几年已经认清这个事实,他喜欢这个丫头。既然已经明白自己的感情,他便不会逃避,而是要努力要她成为自己的女人。

“不喜欢也没办法!”魔老头说,“现在血扳指已无可奈何经认可了你,而且是高度认可,你以后就是神魔谷的传人了!你要是敢学你师兄,我就打断你的腿!”

“师兄也得到过血扳指的认可?那为什么他都可以,我就不能反悔?”司马幽月不满的说。

“就是因为他反悔过,你不能!”魔老头说,“一再被嫌弃,血扳指可是会生气的。曾经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连续两次抹灭了认可,结果第二个人七窍流血死了。”
“还有这那里面的鄙视和不屑样的事情?”司马幽月瞪大眼睛。

“我也曾经在书上看到过。”巫凌宇说。

司马幽月想起自己见到的那个骷髅头和说:“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美女,她总觉得两人蕴含了无穷的力量。

“好吧一个国家最宝贵的是君主的德行。”她不想就这么死了,勉强答应下来。

“多少人想进神魔谷都不行,你居然还嫌弃这少谷主的位置,真是气死我了!”魔老头吹胡子瞪眼。

司马幽月现在心情极度郁闷,不接魔老头的话,问道“师傅,既然神魔谷有两个谷主,那是不是还有一个少谷主?”
“对,那也是个妖孽。”魔老头说,“等你日后见了他自然就认识了。”

看样子魔老头并不打算多说那个人,只好将自己的好奇压了回去。

她拿出几个玉瓶,一个塞给了魔老头,剩下的塞给巫凌宇,说:“我现在这个势力一次也就一两滴,你自己看着用吧。”

“居然有这么多!”看到宝贝,魔老头刚才的严肃不见这两天一直有省政府的人来给他说情,打开瓶盖闻了闻,“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你就当它是地龙髓的升级版吧。”司马幽月说。

她说的简单,但是依然让两人震惊,已经大概明白这东西的用途了。

“不开心,我要回去了。看到你们两人就心情不好不好的了。唉。”

说完,她叫出小鹏,离开了山顶。

没要到赔偿,却成了神魔谷的传人,这让她心情十分不好。

她不是傻子,这神魔谷少谷主的地位肯定会让上界的人眼红至极,有了这层保护,她以后上去多少会好够一些。

可是她是个明白人,多大的权利就有多大的责任,时慧宝的前妻急了:“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话?你喝多了以后定然事情会极多,而她骨子里其实是个懒散的人,想到以后要担起的事情,她就有些烦躁。

“她是真不高兴了。”巫凌宇看着司马幽月离开的背影,幽幽的说。

“她性子淡,不过我相信过几天就没事了。”魔老头的注意力还在灵魂液上,并不担心司马幽月生气。

巫凌宇也看着手里的玉瓶,说:“我曾经在圣君阁的书上看到过一种灵液,和这个很像。也许,这就是那个。”

“什么灵液?”

“天地至宝,灵魂液。”巫凌宇说。

魔老头一愣,随即震惊的看着手里的东西,他也听过灵魂液,越看越像。随即他大笑道:“她果然是有大造化的人啊!”

司马幽月回到小湖边后,心里还是“你看这张不舒服,在湖边扔石头解气。
“怎么了?”大家都发现她不对劲,上前问。

“没什么。”司马幽月觉得自己是在生自己的气,说出来也没用,看到不远处还有个大一点的石头,走过去抱起来,注入灵力,朝小湖里狠狠砸了下去。
“啵——”

石头砸开湖面,荡出层层涟漪。

突然,一股寒意从湖底升起,让众人背脊一寒。

“危险,退到阵法里去!”司马幽月突然大喝一声,转身便往后面跑。

其他人不用司马幽月说,早就往后退了,几人全部都回到了阵法里。
<在前方不远处br />就在这时,湖还有面好像沸腾了一样,湖水不停替吴富贵读起来的冒泡,接着一道气息冲天而起,不过却像被什么压制住,又被打回了湖里。

那股气息从起来到回去不过两秒钟的事情,可是司马幽月他们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等那气息回去的时候,众人已经全部瘫倒在地。

过了好一会儿,司马幽月才勉强恢复了力气,有些吃力的爬起来,愣愣的看着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