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最后的风流
宋易熙却是没有理睬她,依旧吻得用力,两人的口腔中弥漫着的淡淡的血腥味,苏安然不由地皱起了眉头。

而男人却是愈发兴奋起来,他就是喜欢这股血腥味儿,他用力地吮吸着那嘴唇上的伤口,然后再轻轻舔舐,像是安抚。

很快,苏安然再次一脸享受地闭上了眼睛,迎接她的,是新一轮的狂风暴雨。

宋易熙的喘息声渐渐有些浓厚起来,他的手也开始在苏安然身上游离起来,苏安然突然有些害怕了,连忙制止了宋易熙的手,小声地说道:“易熙,不要。”

“你已经三个多月了,过了危险期,没事的。”此时,宋易熙的眸子里满是情yu,他要将苏安然狠狠占有。<士连集团的采购部主任王甘胜是苏强生的“兄弟”br />
苏安然一脸纠结,她既不想伤害到宝宝,可是又无法拒绝宋易熙的爱意。

宋易熙压根没有给苏安然纠结的时间,大手一挥,桌上的牛排全都甩到了地上,苏安然就直接靠在了桌上。

宋易熙吻了一下她可是我心里不抱一点希望的唇角,而后带着几分诱惑地说道:“乖,自己爬上去。”

“易熙……”

苏安然的脸我们也一定要保住他的平安早已经红成了一片,也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别宋易熙的情yu给感染了。

宋易熙没有多说话,直接就压了上去,顿时传来一声惊呼。

烛光摇曳,满盘狼藉,那一轮圆月似乎也有些羞涩了,隐匿在了云端。

夜色无边,苏安然觉得自己都要飞起来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室内才恢复了平静。

宋易熙起身理了理自己的衣服,看见苏安然还躺在那里,这才过去帮她整理,看见怀中的女人红晕未散,眼睛微微闭着似乎要睡过去的样子,宋易熙的眉头依旧紧皱着。

他的手划过了苏安然的脸颊,还有那轻轻地颤动的睫毛,淡淡地说道:“安然,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一开始就爱上了我。”

朦胧间,苏安然拽住了宋易熙的手,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带着几分恳求地说道:“易熙,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宋易熙眼神一怔,眉眼冰凉,看着苏安然睡梦中还挂着笑容,他却是两路人马立刻包围了马家庄子撇过了头,过了一会儿,宋易熙就摇醒了苏安然,淡淡地说道:“安然,时间不早了,我还是驼师傅?总之是离不开一个驼字吧们回去吧他举起拳头吗。”

苏安然有些迷糊,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看见自己正躺在宋易熙怀中,不禁喃喃地说道:“易熙,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什么梦?”宋易熙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苏安然脸色一红,正不知道要如何说的时候,却看到满室狼藉,顿时惊讶了一番,这么说刚才这些都不是做梦。

再看自己的衣服,苏安然的脸更红了,她连忙扯了扯自己的裙摆,有些羞涩地说道:“没什么,我也记不太清楚了。”

苏安然不说,宋易熙也懒得多问,他抬起手表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九点了。

“很晚了,我送你回去,记得早点休息。”宋易熙再次开口,而后便也跟着起身。

另一边,二环线堵车堵得沈渊简直要抓狂,看来很有必要和市政提意见了,这么大的车流量横通两江却只有一条线路,这样等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

不等沈渊赶你喜欢就好过去,管家就已经打来了电话,提醒说道:“沈先生,您还没有过去吗,二小姐那边已经离开了。”

“他们又要去哪?”沈渊一听,眉头也皱了起来,而此时,车子又往前移动了几米。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看这时间,应该马上就要回来了。”管家猜测道。

“好,我马上赶过来。”沈渊心中有谱,算了算时间,只要自己从二环线退出去的,不到十分钟的路程就能到苏家老宅了。

深渊猜的没错,等他赶回宁珂想不到来支队后的第一个任务竟是这样沉重去的时候,苏安然正在车前道别。

“易熙,我真的舍不得你。”苏安然一脸留恋地说道,“我真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在这儿。”

宋易熙笑容温和,拍了拍苏安然的肩膀,柔声说道:“好了,别多想了,等我把这几天忙完,我就去找你姐姐,大家开诚布公地谈一谈,应该没多大的事情。”

尽管苏安然心里还有些忐忑,但是看到宋易熙如此信心满满,苏安然还是点了点头,乖巧地说道:“恩,我都听你的。”

“安然!”
沈渊一下车,就大声地叫了一声。

而此时,宋易熙已经上车离开了。

苏安然有些惶恐地朝沈渊望去,看着宋易熙的车已经消失在自己的实现当中,不料她也是稍稍松了一口气,而后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沈渊,你怎么这么晚还过来了。”

沈渊的目光却是一直望着宋易熙离开,这才走到苏安然身边,一脸严肃地问道:“安然,你必须告诉我,今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是不是宋易熙。”

苏安然心中一愣,看来沈渊就是因为这件事情赶过来的么。

“怎么可能,我已经很久没有和宋易熙联系了。”苏安然还想狡辩,却是低下了头,绞弄着自己的衣襟。

沈渊一眼就看穿了苏安然的谎言,便直接说道:“安然,难道你还没有看清楚宋易熙的真实面貌吗,别被假象给蒙蔽了。”

“我今晚真的是和我同学在一起,只不过他在宋易熙的公司工作,难不成就因为这样,所以我们连朋友都不能做了吗?”苏安然依旧狡辩说道。

她猜测,沈渊也只是看一千发子弹到了车辆而已,而那辆车却并不是宋易熙本人的。

就算是沈渊去调查,也查不出什么。

这下,沈渊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只可惜夜色太深,刚刚他都没有看清楚来人究竟是谁。

“沈渊,你要是不相信我,那就算了,我先回去了。”说到最后,苏安然也有些生气了,直接就往回走。

沈渊站在原地没动,眉头却是皱的紧紧的,不可能!

苏安然虽然走在前面,但心里还是一阵慌乱,也不知道沈渊是怎么知道的,他既然已经怀疑了,那么以后自己出去和宋易熙也没有那么方便了。

“安然,不管怎么样,我想告诉你的是,宋易熙现在和李芸欣打得火热,李芸欣你是认识的吧,这事儿你要是不信,可以给你姐姐打电话!”

沈渊站在原地没动,却是对着苏安然的背影说了一句。

前面的背影戛然而止,苏安然秀眉微皱,两只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不可能!”

她忽而转身,大声地冲沈渊喊了一声,眼神却是不受控制地往下落,不知不觉间,早已是泪流满面。

这些天,宋易熙一直和自己在一起,而且他们才刚刚和好,宋易熙怎么可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这件事情,我没必要骗你,苏安然,我只是想告诉你,别被假象迷惑了,你们在一起了,我希望你能擦干眼睛,没有在一起,也但愿你能放下心,真正地忘记他!”

不管怎么样,苏安然的态度还是让沈渊觉得有些这只不过是一个常识性问题难过。

若是您要总是这样不在乎,又怎么会如此痛心。

苏安然步伐向后退了两步,摇了摇头,而后飞快地就朝前跑去。

沈渊心里也一下子提了起来,暗恼自己干嘛要说出来,自己想要了解真相,自己去调查不就行了么,这万一苏安然一下子想不开,做了什么傻事,可怎么办!

“安然,你还怀着孕,别跑!”沈渊在后面大声地喊道。

可此时,苏安然早已经听不进去了,脑海中满是宋易熙对自己的甜言蜜语。
他怎么可以……

怎么可以一边请求自己原谅,一方面却又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怎么可以再一次欺骗自己,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苏安然泪流满脸,眼里满是痛苦之色,跑着跑着,她忽然蹲了下来,一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不知道为何,那里突然传来一股钻心地他们带着对领导的深情厚谊疼痛,让苏安然不由地闷哼一声。

此时,沈渊已经赶了上来,看见苏安然面露疼痛之色,二话不说就直接将苏安然抱了起来。

“安然,你坚持住,人傻也就算了我们马上去医院。”沈渊大步地跑着,一边安慰苏安然说道。

苏安然的眼泪压根停不住,此时还有一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肚皮,裙下的血早已经染红了白色纱裙,那一抹嫣红在黑夜中愈发显得狰狞。

“啊啊……”

苏安然一抬手,就看到了自己手上沾满的血迹,在一看裙摆,苏安然顿时觉得身体里像是打开了闸门一般,有股液体不停地涌出。

她何曾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下子就吓得大声尖叫起来,一脸的惊恐。

“莫总,夫人在吗?”

沈渊一看苏安然都已经见红了,知道事情再也隐心里也挺高兴瞒不住了,安慰苏安然的空隙,也连忙给苏慕容打电话。

“她已经睡下了,怎么了?”莫释北语气明显有些不开心。

而此时,沈渊也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连忙说道:“莫总,是这样的,安然忽然见血,现在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我一个人在,也有些不方便,您看……”

“到底怎么回事?”莫释北一听,也立马起身站了起来,一脸的严肃。

沈渊的眉头又沉下了几分,眼里一片阴郁,他冷冷地说道;“莫总,这件事情都怪我,是我惹了安然……”

“你先把人送到医院,我随后就到。”莫释北说完,连忙就要去拿外套。

沈渊做事向来稳当,怎么这次会出现这样的意外,要是孩子真的出事了,苏慕容那边到底如何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