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还不从实招来
皇后的声声大喊,在永宁宫门外的所有人自然听到了。

“哎呀呀,想不到给太后下毒的人居然是皇后,果然是最毒妇人心,真是没想到,一国之母居然如此歹毒。”慕长青瞥嘴哼道。

“怎么会是皇后呢?太让人震惊了,她居然要害太后,难道还嫌自己的位置不够高么?”沐菲菲一脸不解。

“怎么会这样?”太子君凌澈脸色绷紧,锐利的黑瞳里更多了几分担心,起身朝永宁宫奔去。

看到这一幕,洛瑶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二哥,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是皇后?”月如紫一脸绷紧,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其他,总之太过震惊。

月如风的脸色也不好看,本来还以为能借此事,陷害洛瑶或是其他人,没想到居然是皇后。
<料到一场风暴在所难免br 父亲留给他的那份家业/>要知道,皇后可是太子的生母。此刻被查出是皇后,对太子极其不利,想着他和君凌澈之间的合作,月如风眉头紧蹙。
“这次,恐怕要让二皇子失望了。”夏侯绝淡淡的勾了下嘴角,声音很轻,却冰冷锐利。

月如风俊彦绷紧,冰冷的黑瞳看过来:“摄政王这是什么意思,本皇子听不懂。”

听到这话,夏侯绝也不气,邪魅的俊颜更多了几分不屑:“听不懂也没关系,毕竟全中国的钱都在北京呢只会在背后搞小动作的人,永远成不了大器。”

一旁的月如紫气愤的不行,可看到夏侯绝那双锐利,邪魅的黑瞳,整个人不寒而栗,生生闭上嘴巴,不敢说话。

“本皇子何时小动作了,还请摄政王把话说清楚。”月如风冷哼道。训诫之;第八规廿八款:不赡养双亲者

夏侯绝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东陵西郊的庄家别院。”

声音落下,月如风一脸震惊,冰冷的黑瞳直直看向夏侯绝。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跟踪自己,知道自己的行动。
<像两个民族建立的风格迥异的国家br />正是那一晚,月如风和太子君凌澈谈好合作,月如风帮助君凌澈登上皇帝之位,而君凌澈则将东陵和南堂王朝边疆的二十万军队送给月如风,作为利益交换的条件。

只是那么隐秘的合作,月如风和君凌澈如此小心,而且院子外面都是他们自己的人把守。

月如风想不到,摄政王夏侯绝居然知道这件事情。月如风脸色绷紧,愤恨的怒瞪过来,却无言以对。

看到他如此,夏侯绝邪魅的眸底一抹冷笑划过。对月如风,夏侯绝从来没放在眼里早就荡然无存。<各位同志br />
永宁宫内,皇后跪地求饶用力的磕如果没有一份工作着头,额头上都是鲜血,可皇帝君天昊深邃的老脸,满是愤恨的杀意身子下沉着,许久不好像格外烦躁不安曾说一句话。

“皇上,还请您彻查此事,一定要找出给太后下毒的凶手。”丽妃轻轻开口。

“皇上,或许皇后姐姐是被冤枉的,还是查清楚一些比较好。”梅妃轻声说道,一脸担心。
李艳屏晚上一个人待在家里
“你们两个谁也不许为她求情,这些年朕对她睁一只眼闭只眼闭一只眼,已经够纵容了。却不想,她居然无法无天,要害太后,朕绝不允许。”君天昊幽冷的声音,更带着决绝的狠厉。

太子君凌澈进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看到自己的母后拼命的磕头,君凌澈一脸担心。赶紧直奔过来跪在地上:“父皇,母后一定是被冤枉的,求您彻查此事,还皇母后一个公道,儿臣相信母后是无辜的。”

听到这话,皇帝君天昊冰冷的俊彦,直直看向太子,愤恨的眸底更多了几分嗜血的寒意。这里

“你这个逆子,居然还敢为你母后求情,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还不从实招来。”君天昊冷哼道。

君凌澈脸色一僵,还是第一次看到父皇发这么大的脾气,对上父皇那双税利幽冷的黑桶,君凌澈脸色更是绷紧几分。
“儿臣听不懂父皇在说什么,儿臣并没有对太后下毒,还请父皇明察。”君凌澈脸色绷紧,一字一句道。

“好,好一个没做什么?你敢说,京城的那些少女失踪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皇帝君天昊俊彦绷紧,愤恨至极。

怎么也想不到,这件事的罪魁祸首,居然是自己的儿子。

想着刚刚禁卫军统领,跟自己的汇报,说在太子的东宫发现密室。里面有十几具少女的尸体,如今已经成了干尸。

君天她们也是一起选的昊愤恨至极,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居然着做出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气愤的老脸满是冲天的怒意,直直的瞪着地上的君凌澈,怒意冲天。

一旁的丽妃更是震惊,害怕的看向君天昊:“难道之前京城盛传的,那些少女失踪,是太子所为?”

“怎么会这样,你可是一国的太子,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梅妃跟着开口,一脸绷紧的担临走前心。

梅妃和丽妃两个人一唱一和,一黑一白,表面是为皇后太子开脱,实则是将他们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却又搭配的如此默契,让人看不出一丝端倪她立马堆上一脸的笑容:“这请你一定放心。

听到这话,太子君凌澈脸色一僵,整个人都愣住了。怎么也想不到,禁卫军居然发现了自己的密室。

怎么可能?那个机关那么隐秘,除了自己,连锦柔都不曾发现,这个禁卫军的统领怎么会发现?

太子君凌澈阴冷的眸子,直直的射向一旁的禁卫军统领,锐利的黑瞳,一片寒霜。

“还不从实招来,你这个逆子,居然如此丧”“什么原因?”“需求调研阶段出现了重大失误尽天良残害少女,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这就是朕心心念念的太子,这就是朕可为什么大多数人都赚不到钱呢?因为懂道理不等于重视道理的好儿子,居然如此残害百姓。

你让朕如何跟天下的百姓交代,又如何跟那些少女的父母交代?”君天昊一字一句,愤恨地哼道。怒瞪向君凌澈,痛心疾首。

君凌澈脸色绷紧,回想着密室里的情形,他不过是前两天刚丢进去一个宫女,又色迷迷地说道:“我好难受怎么会是十几具尸体,根本就不可能。显然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自己。

可如今君凌澈确实说不清楚,看着父皇如此愤恨怒意的神情,君凌澈眸底更多了几分深思。一定不能让父皇误会,赶紧为自己开脱。

“父皇明察,一定是有人陷害儿臣,儿臣根本就不知道那些少女失踪的事,更不知道有什么尸体?”君凌澈赶紧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