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算是和好了
李芸欣感到一阵后怕,但为了宋易熙,一切都无所谓了。

她还记得宋易熙之前跟自己说的话,要是自己真的就这样被李致给带走了,估计以后就很难和短则一年宋易来人一奠纸熙见面了。

说时迟那时快,宋易熙压根没有迟疑多久,就直接拉住了李芸欣的胳膊,眼神也一下子变得阴冷起来。<然后转告我们br />
此时,本来还有一些想要观战的的人,如今看到情况不对,也都纷纷退让,假装忙起自己的事情,但其实,耳朵全都竖着偷听呢。

“李总,放手!”

“该放手的人是你!”李致毫不示弱,一身戾气同样是可怖。

宋易熙却是冷笑一声,目光直视着李致说道:“芸欣虽然是你的妹妹,但现在更是我的老婆,我们昨天才领证,新婚初尔,就算是回门,也不是现在吧。”

“你给我闭嘴!”

宋易熙分明曲予把大院中那个花圃包下来了是触碰到了李致的逆鳞,此时脸色难看的很,如今已经有不少人知道李家居然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宋易熙联姻,而且还不是入赘,李家的脸面算是全都被丢尽了。
“哥,你放开我,你没有权利控制我的人生。”

李芸欣也趁机挣脱开了李致的手,一下俺知道子就跑到了宋易熙的米东杰回到车上身边,一脸的坚决。

李致一脸冷厉,看着自己不争气的妹妹,也知道自己这会儿说什么也没有用了,因此一言不发,转身就大步朝外面走去。

宋易熙无非是想靠李家来上位,那很好,只要他这儿不松口,他倒要看看这宋易熙对李芸欣是不是真爱,是不是真的能够做到不离不弃。

而李致的离开,也是让两人都松了一口气,李芸欣更是一下子扑入了宋易熙的怀中,勾着他的脖子,小声地抽噎着,说道:“老公,我不想离开你。”

宋易熙安慰道;“放心吧,我不会让任何人将你从我身边夺走!”

此时,李致的背影也闪入了电梯之中,宋易熙抬头的瞬间,也正好触碰到了那一丝阴冷的表情。

李致的抵触也是正常的,只是要是一直这样下去,李致趁机打压自己,只怕自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而他手里唯一的资源,就是李芸欣了。

想到这里,李致不由地将李芸欣抱的更紧了,在她耳边喃喃道:“芸欣,我不能没有你,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离开我。”

李芸欣哪里能想到宋易熙心中的阴谋,只是感激地点了点头,说道:“老公,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

苏慕容到了莫氏不远处,就让莫奈儿将自己放了下来。

下车前,苏慕容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让莫奈儿相信自己。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莫奈儿笑着眨了眨眼睛。

苏慕容上去的时候,竟然一个秘书也不在,助理更是没有人影,苏慕容不禁皱了皱眉头,心想自己运气就这么好,来的时候,莫释北恰好不在?

苏慕容还是有些不死心,直接推门而入,正好看见莫释北打着电话,见到苏慕容过来,显然很是惊诧。

而付整个餐厅里没有一点光城此时也是抱着一大挪文件小跑过来,看见是苏慕容之后,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说道:“夫人,您过来了。”

苏慕容脸色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看来莫释北很忙。
这几日,莫释北也就发发短信而已,两人并没有明确的沟通。

苏慕容的出现,也让莫释北有些意外,电话还没挂,就直接朝苏慕容走了。

苏慕容用口形告诉莫释北,让他先忙,自己则坐在了沙发上,随手翻着杂志。

“你放心,我们已经做过市场调研,关于新品开发的市场,也已经有了初步的概念,您放心。”莫释北对着电话里说道。

电话里不知道一下死了4个又说了些什么,就听到莫释北哈哈大笑起来,随后才挂了电话。

“慕容,你怎么来公司了?”莫释北坐在了苏慕容旁边,脸上表情也柔和下来。

苏慕容却是朝身边挪了挪,不想和他靠的太近,只是问道;“宋易熙的事情,是不是你做的。”

看着苏慕容还在生自己的气,莫释北也是有些无奈了,这都好几天了,她的脾气怎么还没有收敛一下呢。

不过见她问了,莫释北还是点了点,本来这也是自己送给她的礼物。

“我说过,只要有我在,绝对不会让宋易熙好张辉看着她过!”

苏慕容脸色一如既往地平静,就连宋易熙也无法从外表判断出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若这是真的话,也算是宋易熙咎由自取,对了,你知道吗,宋易熙和李芸欣结婚了。”说到这儿的时候,苏慕容一转身,就望向了莫释北。

却发现莫释北同样正深情款款地望着自己,苏慕容的心不由地漏来了一节拍,变得有些紊乱起来。

她稍稍调整了一下呼吸,尽量让自己的情绪变得平静下来,而后道:“也是不久前的事儿。”

莫释北点了点头,不过显然并没有当做一回事,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件事情,只要李家还没有承认,宋易熙就算是结婚了,也翻不起太大的浪。不过这宋易熙也算是有本事……”

后面的话莫释北虽然没有说,但苏慕容已经知道了他话里的意我向你们保证思,眼神也不由地暗淡下来。

苏安然出国至今,两人之间的电话也是少的可怜,就是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察觉到苏慕容的担心,莫释北手一伸,就直接将苏慕容揽入了自己的怀中,而后笑道:“我答应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

苏慕容却是听岔了,还以为他说的是顾念的事情,当下脸色便又冷了几分,推开了莫释北的手,而后直接起身说道:“既然是要做到,可我听说,顾念还是每次都会去老宅,莫释北,你们莫家究竟置我于何地!”

看着苏慕容的脸色一下子冷酷起来,莫释北也不禁微微皱起了眉头,但却是没有起身。

“我这段时间都没回莫家,慕容,你得明白,我现在无法控制顾念的行动,唯一能做的就是远离她,我以为,我的心思你是明白的。”莫释北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颓废,他淡淡地说道。

苏慕容不由地撇过了头,就算是明白又如何,可是这口气,她还是无法咽下去。

“我不管这你敢去握?”郭子兴红着脸说:“对不起对不起!山沟里来的些,老爷子的意思十分明显,我不相信你看会不知道,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呢,莫释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苏慕容一下子提高了声音,有些愤怒地说道。

莫释北自然是连连点头,可除了安慰的话语,他却是一句保证的话都无法说出口。

“慕容……”莫释北起身。

可苏慕容脸色依旧十分坚决,用手示意他无需再说下去。

想起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苏慕容也没有再发火,而是又坐了下来,望着眼神里无比担忧的莫释北,苏慕容最终道:“我不管这些,释北,你们莫家完全就花阳子说没有把我放在心上,我不相信你不知道外面的传言,现在你让我如何去应付那些风言风语。”

“我知道。”莫释北连忙顺着台阶下来,点头说道。

“我听说,宋易熙食品受害的几个运动员还在医院,而家属已经闹开了?”苏慕容平静下来之后,又缓缓地说道。

“有这事?”莫释北显然还没有得到消息。

苏慕容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这事儿毕竟是她们干的,所以消息比莫释北灵通自然也是应该的。

因此,苏慕容也是直接点了点头,而后说道:“这件事情,我也是偶然得知的,宋易熙食品案本来舅舅只是一个开端,好戏还在后面。”

莫释北自然明白苏慕容是什么意思,的确宋易熙公司虽然犯案,惊动了好几个部门,可毕竟他本人现在毫发无损,除了发现问题的产品之外,其余的还是在照常生产,并没有达到他们想要的效果!

“这件事情交给我好了,就算宋易熙有办法控制目前的局势,但也无法阻止民意,这家属一闹事,务必将事情闹得更大,就算有人想刘雅娟这带着一个拖油瓶的二婚要压下来,只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莫释北十分赞同地说道。

苏慕容同样也点了点头,而后道:“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说完,苏慕容起身就要离开,莫释北连忙跟着站了起来,而后叫道;“慕容……”

苏慕容站住了步伐,但却没有转身,听着他的叫声,苏慕容心里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最终还是说道:“释北,我们现在这样挺好的。”

莫释北却是不听,一上去就直接将苏慕容扳入了自己怀中,带着几分霸道地说道:“我不管赶在别人告状前这些,慕容,今晚你就搬回来吧。”

苏慕容却一脸坚决地说道:“莫释北,我说过,顾念的事情不解决,我是不会回去的,希望你你能尊重我。”

苏慕容将那“尊重”二字咬字十分清晰,听得莫释北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可他心里更清楚,苏慕容为何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当下,莫释北也没有再说让苏慕容回去的话,只是告诉她,说道:“今晚顾家有场晚宴,顾家邀请我们夫妇参加,到时候你会来吧。”

苏慕容听罢,不禁抬起头看了莫释北一眼,而后似笑非笑地问道:“是邀请你,还是邀请你和我?”

要是前者,她自然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当然是我们一起去。”莫释北想也没想,就直接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