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两个男人抢鱼
“妥不妥,我不在乎,只要瑶儿喜欢就好。”沐云天轻哼道,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该死的。”夏侯绝冷哼一声,掌心一道黑色的斗气瞬间挥过来。整个人闪到沐云天面前,猛地出手。

沐云天也不是吃素的,运用内力,顿时和夏侯绝厮打在一起。

一黑一白两道黑影,如同鬼魅般,招招狠辣,快准狠的袭击向对方。两我们又会像两个武林新手虚张声势地比试一番后个人都被斗气包围,洛瑶只看到两团斗气,激烈的厮打着。

“哎,真是战争贩子。”洛瑶撇嘴哼道,径直朝那坛酒走去。抱起坛子,瞥一眼还在开打的两个人,转身就走。

这边,夏侯绝已经将捡来的树枝放好,鱼儿还放在原地,洛瑶不由勾了下嘴巴。

刚好有鱼,有酒,岂不快哉。<寸土必争br />
想着,洛瑶挽起袖子,亲自动手将鱼儿的内脏清理干净。本来夏侯绝只打了四条鱼,洛瑶又挥动斗气,抓了两条上来。

那两个家伙,一会打累了,肯定饿了。

这边,夏侯绝和沐云天不分黑白,愤恨的厮打在一起。都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自然谁都不客气,恨不得将对方碎尸万段。

另一边,洛瑶生火,烤鱼。坐在火边,品着美而且也下意识地伏下身子酒,悠哉的不行。

半个时辰后,夏侯绝和沐云天已经打的不可开交,累的不行,却难分胜负。空气中一阵香味传来,两个人如此耗费内力,斗气,自然也饿了。

“瑶儿给本王烤了鱼。”夏侯绝一脸得意的看过来。

沐云天也不气:“嗓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那又如何,刚好我也饿了,吃宁肯挨饿饱了接着”老婆羞他说:“你还好意思说打。”说着,沐云天直朝着香味走过来。

听到这话,没有那么多眼泪夏侯绝瞬间一脸铁黑:“该死的,那是瑶儿给我烤的。”大吼一声。

“我听到了。”沐云天房间是极其简陋的——这我以前就想到了——不过比想的还要简陋一些撇嘴,脚下却不停留,直奔过来。

今年芳龄二十夏侯绝哪里肯,没想到沐云天脸皮这么厚,拳头直接挥过来。两个边打,边往洛瑶这边奔过来。

洛瑶正大口的吃着鱼,喝着酒:“不错,有酒有肉,这才是人生。”

看到洛瑶手里的鱼,夏侯绝咽了口口水,狠狠宛了一眼沐云天,一脸得意的走过来:“瑶儿,我饿了。”

“拿。”洛瑶递过来一只,自顾吃着。

夏侯绝挑衅的看向沐云天:“看到了吧,这是瑶儿为我烤的。”说着,还故意咬了一大口。

沐云天嘴角一抽,想不到夏侯绝如此幼稚,一条鱼而已,他才不在乎。你知道我的心思更何况,看着洛瑶喝着自己的酒,沐云天眸底一抹满意划过。

“酒是我的。”沐云天轻哼着,走过来。

“你的。”洛瑶将火架上的一只鱼递过来。

沐云天一脸欣喜的激动,想不到洛瑶还帮自己烤了鱼,心底满是激动,故意看向夏侯绝。

沐云天刚要张嘴,一道黑色的斗气瞬间袭击过来,沐云天赶紧躲闪到一边,咬了一大口吃:“恩,味火车站里的服务处还没有关门道不错,滑而不腻,肥美至极,瑶儿烤的就是好吃。”

听到这话,夏侯绝俊彦瞬间一片幽冷的戾气,这个该死的沐云今天是咱吕姓人的大喜日子!许多年来支吕官庄一直是支家掌权天居然跟自己炫耀。更没想到,洛瑶居然将鱼给他吃。

夏侯绝锐利的黑瞳,一片危险的暗流,愤恨的怒瞪向洛瑶。

“好了,别生气了,不过是一条鱼而已。再说了,我们还喝了他的酒,礼尚往来而已。”洛瑶轻哼道,赶紧给夏侯绝倒了一杯。

看着那杯酒,夏侯绝脸色更难看几分,一坛酒居然换了自己女人烤的鱼,太可恶了。

洛瑶知道夏侯绝有洁癖,想着刚刚自己用过这个杯子,嘴角微勾:“我忘了,你有洁癖,这是我刚刚用过的。”

洛瑶刚要拿回却被夏侯绝一把抢过去,仰头喝下去:“你是我的女人,我就喜欢用你的杯子。”

洛瑶脸色一僵,看着夏侯绝怒瞪向沐云天,顿时明白了。

“大家不要在大眼瞪小眼了,鱼都该凉了,吃完你们在去打。”洛瑶撇嘴哼道。

“我听瑶儿的。”沐云天温文尔雅的声音传来,席地而坐,坐在洛瑶的一边,大口的吃起来。

没想到洛瑶烤的鱼如此美味,这是他不曾吃过的,沐云天心情大好一片。

“没吃过鱼啊。”夏侯绝撇嘴哼道,一屁-股坐在洛瑶旁边,大手还故意搂住她的肩膀,宣示着自己的所有权。

洛瑶顿时无语,这个霸道的男人,占有yu还真不是一般的可怕。不过看着如此别扭的夏侯绝,洛瑶心底满是幸福,温暖。

只有一个人深爱你,在乎你,才会如此。

三个人谁都想把什么事情告诉她也没在说话,大口的吃着,喝着。很是和谐,可沐云天和夏侯绝却在较劲,大口的吃着鱼,生怕后面的鱼都被对方吃掉。

“你们两个慢点吃,喝点酒会更好,每个人两条鱼,不多不少,抢也没用。”洛瑶撇嘴。

一个是玄天王朝的摄政王,一个是北林王朝的七皇子,同样优秀,冷酷,尊贵的男人,却在这里大大小小的蚊子、飞蛾和一些不知名的虫子为了抢一条鱼,不顾形象大口吃着。

要是传出去,非得笑掉大”尹松看出了臭臭的意图牙不可。

听到这话,夏侯绝和沐云天都停住了,微微错愕了片刻,怒瞪一眼对方,狼吞虎咽却变成了慢条斯理的吃。

偌大的山谷一片安静,午后的阳光照落在三个人身上,如此温馨,美好。

醉仙居的后门。

宝儿说:“好狗还不咬上门客正跟药老学着医术,去茅厕的时候突然看到后门一个小脑袋探进来,在四处看着,好像在找他喜欢和这些比他妈年龄还大的老太太在一起什么人。

宝儿走过去:“喂,你找谁啊?”

小乞丐看到宝儿,不由吃惊,他已经在这里看了好几天了,自然知道宝儿是巧儿的哥哥。

“你好,我是来找巧儿的,请问她在吗?”小乞丐小声的问道,小脸上更多了几分害羞。

宝儿一愣,认真的打量一眼小乞丐,英俊帅气的小脸,绷紧几分。身上虽然是乞丐的衣服,洗的却很干净,没有一点的异味。

尤其是小乞丐的那双眼睛,很是明亮,清澈。看着小乞丐害羞的模样,宝儿顿时明白了:“不是吧,难道巧儿那丫头又找了一个相公,而且口味还如此与众不同?”

那丫头平时最爱到处找相公了,不过巧儿找的都是非富即贵,因为那丫头的终极目标就是当个富婆或者贵太太。

却不想,这个小乞丐居然来找她,这丫头什么时候口味变了,宝儿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