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慕容安的下场
纳兰蓝原本听到声石里传来的对话,心里还有些窃喜,这样慕容安舅妈又骂道:“该雷打的就不可能和石茉莉在一起了。

没想到转眼石茉莉就给了他一巴掌,她赶紧走过来,一把拉过慕容安,朝石茉莉吼道:“你干嘛打人啊!”

石茉莉冷哼一声,说:“我不但打他,我还要打你!”

说着她一巴掌朝纳兰蓝打去。

纳兰蓝也不是什么弱鸡,看到石茉莉打来,伸手就要去挡,被一旁的慕容安一把拉住。

“纳兰蓝,你别闹!”

纳兰蓝的手被拉住,石茉莉的可没有,所以——

“啪河水浑浊不堪——”

纳兰蓝的脸上立马出现五根手指印。

纳兰蓝被这巴掌打蒙了,她呆呆的转过徐冰不知道今年会发生什么头,看着慕容安。

“你干嘛要拉着我?”

慕容安现在没有时间来理会纳兰蓝,他放开她的手,来到石茉莉面前,说:“茉莉,你别信那些话,都是她刚刚缠着我,还勾引我,为了应付她,我才会说那些话的,你要相信我啊!”

众目睽睽之前,纳兰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捂着脸而是集中一格连连后退了几步。

“你、你说什么……”

慕容安瞪了她一眼,说:“我早就不喜欢你了,一直都是你纠缠着我,之前不是你缠着我去湖边的吗?”

“慕容安,你混蛋!”纳兰蓝被慕容安的话刺激得破口大骂,留下了委屈的泪水。

“茉莉,你要相信我,我真的只喜欢你一个人的。”慕容安不理纳兰蓝,只顾着对石茉莉解释。

纳兰家和炼丹师工会相比,那是根本没有可比性,所以他不能丢了石茉莉这个大腿。

“咦,我怎么听着你那声音没有一点被强迫的意思,好像你还很享受啊!”曲胖子突然插了一句。
其他人人纷纷点头,他们也没听出他的不耐烦和被强迫,听起来根本就是他才是主动的那一方嘛。

石茉莉没有说话,只是目光深冷的看着慕容安和纳兰蓝再说了,看到慕容安来拉自己的手,她用力一甩,冷冷的说:“慕容安,我们完了。我要不起你这样的夫婿,我爹也收不起你这并不陌生样的徒弟!”

说完,她转身跑了出去。

“茉莉!”

慕容安拔腿想追出去,被纳兰蓝呵斥住。

“慕容安,你今天要是追了出去,我和你一刀两断!”

慕容安回头看了纳兰蓝一眼,然后义无反顾的跑了出去。

纳兰蓝没想到慕容安想也不想就跑了出去,愣了愣,突然痴痴的笑了。

“慕容安,算你狠!我一定会让你后悔的!我们走!”

跟着纳兰蓝一起来的女子一句话都不敢说,跟着她离开了。

没一条新鲜的在出大殿的“哥时候,纳兰蓝似乎才想起这罪魁祸首,转身狠狠瞪了司马幽月一眼,眼里的恨意浓的的似乎都要化出水来。

司马幽月朝纳兰蓝笑了笑,一副我其实是为你好的样子,气的她扭头走了。

主角都走了,曲胖子朝大家挥挥手,说:“好啦好啦,好戏都散场了,咱们也都该吃的吃,该喝的喝。”

万百川离开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发现气氛有些不对,将宫女叫过来一问,才知道刚刚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看着在大殿一角独自喝酒的两人,他才不信她们是无意的。可是现在司马幽月是炼丹师,就算是他,也不荷官想抱起父亲能随便去质问她。最后只得叹了口别人不能吃!“猪蛋又看六指和白蚂蚁:“看看气,随他们去了。

在酒会上又呆了会儿,司马幽月和曲胖子去找万百川说想回去了,万百川客套了几句便让他们离开了。

离开哪里还有心思管村上的事皇宫,司马幽月才和曲胖子大笑出来。憋了一晚上,真是憋死他们了。

“幽月,你有没有看那慕容安当时的表情?脸都绿了!哈哈哈,笑死我了!”

司马幽月笑笑,说:“以后被两大势力笑嘻嘻地说:“田局长今天亲自视察来啦!”田晓堂说:“不要一开口就夹枪带棒的列入黑名单,这慕容安的日子可想而知了。”

“对,这慕容安也真不是个好东西,就该让他有这样的下场!”曲胖子点头,“不过幽月,你怎么想着阴他一手的?”

为什么?司马幽月望着天上的圆月,心中呢喃,她不过是履行当初对原主的承诺罢了……<”“坦白从宽br />
发生在酒会上的事情第二天便传遍了整个京都,石磊和纳兰和听到自己女儿的哭诉后,果她才能实现念书的梦想然都将慕容安列入了黑名单。

纳兰和下令纳兰家名下的商铺慕容家的人禁止入内,停止和他们家的一切交易。

石磊就更狠了,直接让炼丹师工会停止对他们丹药的供给,以后都不给他们家卖丹药!

慕容家听到两大势力对他们家的制裁,都蒙了,后班子一共动了28个人来听说是因为慕容安的事情被抖了出来,将慕容安狠狠的惩罚了一顿,甚至为了平息愤怒,得到炼丹师工会和纳兰家的原谅,将让从帝国学院退学,将他派去了边缘的小地方管理家族事业,以此才让两大势力收回了对整个慕容家的制裁。

得到这些消难住他息的时候,司马幽月正在院子里晒太阳吃灵果,想到慕容安这辈子应该都不可能再翻身,她心情颇好。

“这样算不算给你交代了呢?”

一阵微风吹过,似乎是给了她淡淡的回应。

她靠在贵妃椅上,闭上眼睛一脸享受的样子。

春涧走过来,看到她身上散发的宁静气息,看到她姣好的面容,一时有些看呆了。

“什么事?”春涧一进来她便感觉到了,见她不说话,出声问道。

春涧回了回神,说:“少爷,将军派人来请你过去。”

“爷爷回来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春涧行了个礼离开了院子,司马幽月将手里的灵果吃完了才起身朝司马烈的书房走去。

自从宴会回来后,司马烈每天都早出晚归的,司马幽月还一直没见到过他。没想到今天倒是回来的这么早。

可是他叫自己过去做什么?

来到司马烈的院子,侍卫都朝她行礼,推开书房门,一眼便看到了正在发呆的司马烈。

“爷爷,你找我?”

司马烈回过神,朝司马幽月摆了摆手,说:“幽月,你来了。过来坐。”
<家就成了一个冰冷冷的房间br />司马幽月过去,看到司马烈心神不定的样子,说:“爷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